一位耄耋老人的紅色記憶

發布時間: 2020-07-13   作者: 吳宗潮   來源: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 王槐雪

 

  

  

image.png

  水尾鎮大樹林風光

  上世紀三十年代中期,中國工農紅軍進行了一場舉世聞名的長征。長征的壯舉雖已成為歷史,但長征精神卻具有永恒不變的歷史價值和光照千秋的繽紛異彩。1936年1月7日,紅二、六軍團在賀龍、任弼時、蕭克、王震等率領下,進抵貴州省玉屏縣田坪鎮。1月8日,賀龍、任弼時率領紅二軍團一萬二千余人,從玉屏縣朱家場鎮出發,當天晌午進入岑鞏縣水尾鎮。在大樹林、塘坎上、胡家鋪、王家坪、葉家寨、馬家寨等十余個村寨宿營,還去董家坪、白巖塘、吳家灣等村寨開展革命宣傳活動。

  去年初冬時節,我有幸來到了岑鞏縣水尾鎮大樹林村塘坎上組,走訪了一位93歲高齡的胡桂秀老人。雖然正值冬季,天氣已到寒冷季節,但老人聽說我是為探尋紅軍足跡而來,便矯健地從屋里拿出板凳,熱情地招呼我坐下。動作是如此的自如,讓我想象不到她已是到了耄耋之年的高壽老人,今天她正好從小兒子那里回來看看自己的老屋。老屋是自己親手建的舍不得,所以經常回來看看。老人頭戴毛線帽,長長的臉頰,白皙的臉上泛著紅潤,仿佛讓我們看到老人年輕時的玉潔冰清,如花似玉。迎著陽光,老人和藹的朝我們笑著,目光慈祥,開始了她的紅色回憶。

  “那還是冬天,天氣很冷,父親去地城那邊燒炭順便走親戚去了,只有我和媽在家。吃過早飯,我和媽、隔壁伯媽圍在火坑邊,一邊烤火,一邊打布殼(做布鞋用)。突然,我家門被撞開了,王家坪那個討飯的叫花子跑了進來,我媽忙去給他盛了碗早上的剩飯。叫花子刨了幾口飯后,慌慌張張地說:‘你們還不快跑,對面山上來了很多人,從懶板墩下來的,走尖坡,從廟邊就要進寨了。’說完就躲到我家豬圈樓上去了。跑到背后坡上去躲是來不及了,我媽急忙要我躲到天樓(瓦屋的二樓也是頂樓)上去。那時候我才10歲,非常害怕,慌亂中,我踩滑了樓梯,還從樓梯上摔了下來,腳都滾烏了。在媽和伯媽的扶持下,才把我抽到樓上,并把樓梯也抽到樓上。我爬到樓上順著屋檐向外看去,看到田埂上一隊隊的人往我們寨上過來,一個接一個,后邊黑壓壓的,望不到頭,就像牽成的一條條線。我媽和伯媽躲到龍屋(桃屋后邊那間房)。我媽對家里喂的那頭豬很不放心,怕被搶去,就拿著兩把芊擔準備去把豬圈茅草屋的門堵死。可剛出大屋門,我家院壩里便走進來了幾個人,我媽見狀,立即往回跑,不小心套到門檻,滾了一撲趴。‘老鄉,不要怕,我們不是土匪,我們是紅軍,是咱窮人的隊伍。’說著兩個紅軍把我媽扶了起來。”

  “后來聽我媽說,紅軍把她扶起來之后,要她不要怕,他們是好人,便從背上背的口袋里拿出米來要我媽幫忙煮飯,另一位紅軍戰士從背上背的毯子里拿出幾只雞來,要我媽幫忙修雞,然后和他們一起吃飯。我媽忙不過來,見紅軍也不像壞人,就從到龍屋把伯媽叫了出來一起修雞煮飯。伯媽在灶上燒火煮飯,我媽忙著在火坑上用鼎罐燉雞。我在樓上看到院壩四周都有站崗的人,他們的身上都背著槍。”

  “飯煮好后,媽叫我下來一起吃飯,我在樓上慢慢地把樓梯放了下來,然后自己順著樓梯往下爬。一位中年人模樣的紅軍跟我說話,我聽不懂,他就用手勢招呼我從樓梯上下來,然后從灶鍋里舀飯給我吃,還從鼎罐里拈了一個雞腿放到我的碗里,要我坐到火坑邊吃。這時,我的肚皮確實餓極了,但由于害怕,只得小心翼翼地吃了起來。那時候家里窮,一年到頭過年才有肉吃。今天竟然還有雞肉吃,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激。”

  “他們都很餓了,兩灶鍋飯都吃完了。這時候,我才看到火坑邊坐著一圈人,他們的腳穿著草鞋,凍瘡、皸裂布滿了他們的雙腳,有的腳腿上包著棕樹皮,有的包著白布。有的鞋很破爛了,有的直接光著腳,腳上還留有血跡。有的頭上包有白布,臉上都有血跡。坐到曬壁邊的靠著板壁睡著了,坐到柴尾巴的靠到柴上就打起了呼嚕。他們太疲憊了。”

  “吃完飯后,我幫著母親在堂屋發炭火,剛才叫我吃飯的那位中年紅軍與另一位紅軍坐在大桌子邊商量事情,一位拄著一根木棍的跛腳紅軍被安排在堂屋的一塊門板鋪成的床上睡下。那位中年紅軍叔叔看到我后把我叫住,深情地說:‘小鬼,謝謝你。‘接著他的目光盯到了我的腳上,原來是九歲時母親給我包的裹腳。他對我母親說:‘趕快把小孩的裹腳布剪了,不然會害她一輩子。’為了讓我的腳變得短小秀氣,將來好找婆家。母親把我的腳布包得特緊,并且還用針線縫上的,所以得用剪刀剪才解得脫。紅軍走后,母親為了不讓別人認為自己無家教,白天讓我把腳包上,晚上睡覺時就改了。”

  “紅軍沒有殺我家那頭豬,把土豪地主家的豬殺了,喊老百姓和他們一起吃。這時天已近黃昏,到后山躲藏的寨民都回到了家中,伯媽嬸娘嫂子們在給紅軍縫衣服;年輕力壯的后生幫著挑水,給傷員洗澡;年老的幫著抱稻草來打草鞋。有的幫紅軍舂米、箱米、推磨做粑,為紅軍當干糧;有的在給紅軍鍘草喂馬。有幾個紅軍在墻上寫字,聽叔伯說寫的是‘打倒土豪劣紳!打土豪分田地!‘在胡春生家外面的樹上還綁得有長鐵絲,后來才知道是發報機的天線。在寨子路邊,紅軍在分給窮人糧食和衣服。‘我們是紅軍,你們不要怕,我們是打富救貧的!’”

  “過年的時候,我家里只給哥姐縫一套新衣服,我沒有新衣服,只穿他們穿過的舊衣服,而且還是爛的,中年紅軍叔叔送給我兩件衣服,一件白色,一件紅色,紅色的那件尼子衣,我一直穿到解放來。”“當天晚上,有位紅軍叔叔還教我唱歌。”老人不由自主地哼唱起來。“紅軍紀律真嚴明,行動聽指揮,不要亂胡行,打土豪分田地,買賣要公平,窮人的東西不要拿半分……”

  堂屋里來了兩位女紅軍,她們在給那位躺著的紅軍叔叔換藥之后,便來到火坑邊烤火,這時我才看清她們的臉瘦瘦的,打開針線包補衣服,衣服全是補丁。她們摸著我的老殼,問我有幾歲了,還拿出畫有花妹妹的紙畫送我玩。后來有個女紅軍要我坐到她身邊,她問我想不想當紅軍,我說想。她就說要我快快長大,長大了和她一起當紅軍。我就問,當紅軍有什么好處?她說:“當紅軍啊,可以打土豪,分田地,讓天下所有窮人都天天吃飽飯,有大房子住,有好衣服穿,有幸福日子過……”聽著聽著我就睡著了。

  “第二天天剛亮,紅軍又要頂著凜冽的寒風前行。我媽把煮好的家里唯一的幾個雞蛋送給了中年紅軍叔叔。老百姓都舍不得紅軍走,寨上有幾位年輕力壯的隨紅軍前行。胡乃都、姚文煥還一直把紅軍送到石阡才回來。當時胡乃都還不肯回來,他有文化,能寫會算,在紅軍里頭當秘書,后想到自己的母親年事已高,需回家照顧母親,就和姚文煥一起回來了。”

  “紅軍走后,土匪來村里搶了村民們的口糧,據說是姚大榜勢力的匪軍。要是有紅軍在就好了!我每次放完牛回家,看著紅軍走遠的方向,我久久地等待紅軍回來,這樣等了一年又一年……”

  “20歲時由父母做主我嫁到兩里外的鄰寨大樹林塘坎上。國民黨殘匪,據說是黃九力的九路軍住在塘坎上有四角天井的印子屋。整天吃了睡,睡了吃,向村民派吃派喝,他們把任務分給保長(相當于現在的村長),保長把任務分給甲長(相當于現在的隊長),每家要攤派柴米油鹽,雞鴨豬等,弄得民不聊身。要是有紅軍在就好了!”

  紅軍走后,土匪橫行,先是姚大綁匪勢力搶糧,后有國民黨九路軍欺壓百姓。窮苦百姓都念著當年的紅軍,盼他們早點來為窮人撐腰。終于在1951年盼來了當年的紅軍(解放軍),他們的到來使駐扎在塘坎上印子屋的國民黨殘匪如鴨子奔水般逃走。在石指導員的領導下,胡桂秀老人家也分到了土地,終于翻身作了新社會的主人。1978年改革開放后,胡桂秀老人家富裕了起來,小兒子還成為國家工作人員。

  “共產黨真是好呀,把我們變成了新社會的主人,還要讓我們富起來,人人都過上小康生活,一個也不許落下。”“黨的政策好呀,現在家家都住進了印子屋,住上了小洋樓,我們大門口還有養豬場,葡萄園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呀,要是沒有當年的紅軍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嗎?紅軍好啊!紅軍苦,紅軍是真正的英雄!”老人不由自主地豎起了大拇指。她對紅軍充滿了思戀和感激,頓時眼淚濕潤了她的眼眶,半晌都沒有說話。



相關報道:

中共黔東南州委宣傳部直管網站 主辦:黔東南日報社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 黔東南在線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投稿信箱:qdnzxw@163.com 黔ICP備11000571號

中金黄金股票 云南快乐10分几点开始 上海天天彩什么号 三五六合图库大全 河内5分彩号码破解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晚上 香港六合彩最新网站 广西11选5开最快开奖结果 山东老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快3开奖直播 幸运快三游戏的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任选5计划 北京快3117631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号码推荐2015年11月13日 体彩p3总跨度坐标连线 舟山飞鱼直播走势图片